前段时间,“北京SKP商场禁止外卖员进入”的消息上了热搜,引发大众对于外卖员这个群体的关注。
 外卖员是随着互联网兴起而出现的职业,类似的人群数量已经极其庞大。事实上,互联网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“劳动密集型”的产业。
 京东管理着几万名配送员,美团外卖平台上活跃着近400万骑手,滴滴招募了上千万网约车司机;就连以智能著称的AI产业,也养着大量的数据标注工和内容审核员。
 严格意义上,这些人不算正式的“互联网人”,因为他们提供的是跟技术不搭边的体力劳动,他们也从来没有站到过舞台中央。最高光的一次,应该是两年前美团IPO,王兴邀请了一个外卖小哥一同去香港敲钟。
 但这些人不可或缺,而且有人竟然围着他们发展出一门生意。7月10日,一家叫做“趣活”的公司,带着4万外卖骑手,顶着国内最大外卖配送包工头的头衔,在美国上市了,市值5亿美元。
外卖员
 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型很简单,就是招来一大帮人(外卖员、网约车司机、共享单车运维员等),以劳务工的形式输送给美团、饿了么、滴滴等公司,跟巨头做生意。本质上,这是一家由“蓝领”兄弟撑起来的公司。
 事实上,当今的互联网,已经无法离开这些基层体力劳动者。尤其是对于美团饿了么、滴滴、京东等平台型企业,这个群体已经变成水电一样的存在。
 很多时候我们谈论互联网,总是将目光放在高大上的技术、牛气的程序员、光鲜的办公室白领身上,而忽略了这些为互联网添砖加瓦的人。更何况,“添砖加瓦”竟然也变成了一门生意,还上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