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到底有没有轻功?
 答:比起武侠小说里,那天马行空的“绝世轻功”场面,古代真实的“轻功”是啥样?这事儿,光耀中国书法史的大唐“名笔”颜真卿,就能来个现身说法。
 以《唐语林》记载,大唐建中三年(783),这位战功卓著的名臣遭奸臣卢杞挖坑,被派去出使正作乱的跋扈藩镇李希烈。面对这趟必死的“出差”,七十五岁的颜真卿朗声大笑,命人“取席固圜其身,挺立一跃而出。”以表达自己老当益壮,甘愿为国捐躯的壮烈情怀。这一幕景象,也叫多少后人啧啧称奇:用席子把自己围住,然后原地纵身一跳就跳出来。七十五岁的颜真卿“轻功”都如此了得,年轻时候该有多强?
 其实,颜真卿这“轻功”,在中国古代也并非孤证。拥有一身强大的“轻功”本领,早早就是中国古人的追求。就连长沙马王堆汉墓里,都出土过“疾行方”,即吃了就让人拥有强大“轻功”的“方子”,里面既有各种“汤药”“丸药”,也有许多“巫术”“咒语”,叫多少“文物粉”大开眼界。
古代有轻功吗
 当然,这类“方子”的“提升功力效果”,基本也就止于“心理作用”。但中国古人“练轻功”的热情,却是自古就高涨。《管子》里记载,春秋年间的齐国老百姓,就喜欢在大树下“戏笑超距,终日不归”。也就是在树下比跳跃,甚至还为此赌斗争胜,以至于农业生产都一度荒废。
 放在当时军将身上,“轻功”更是硬核要求。晋国大将魏仇犯了死罪,为了保命,求生欲大发,明明身受重伤,却咬牙当着晋文公使者的面“距跃三百,曲踊三百”。也就是向前跳跃三百下,原地纵身跳高三百下,硬是凭这强大的战斗力,叫晋文公熄了杀心,留他一条命继续去战斗……
 而比起这满满求生欲的轻功表现来,如颜真卿一样拥有一身“轻功”的著名人物,历代都不缺,比如书写“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”神话的甘延寿将军,就有一身“尝超逾羽林亭楼”的“轻功”本事。就凭着这强大的跑跳能力,他才带着汉军翻越气候险恶的中亚山地,一口气杀到康居境内的“单于城”,霸气砍下郅支单于的头颅。
 南北朝时代的陈朝名将周文育,也同样是位“跑跳强人”,他能做到“跳高六尺”,也就是跳到一米六。当然他的跳法还比较原始,大概与颜真卿一样,属于原地摸高。同时代北朝的牛人们,往往更能“跳出花样”。比如东魏孝静帝元善见,别看一辈子都是个傀儡,最后还被人下毒害死。却也横练了一身“轻功”:能够一只胳膊夹着石狮子,纵身跳过宫墙。可惜这么好的“轻功本领”,依然一辈子没跳出森严宫门。
 而除了“跳”以外,“跑”也是野史里“轻功”的重要能力,比起武侠小说里高手们“踏雪无痕”的传奇来,古代真实的“跑步牛人”也很多。比如晋朝的唐彬就能“走及奔鹿”,也就是和野鹿比赛跑。有着“虎侯”绰号的陈安,则能身穿重甲扛着七尺刀,与飞驰的骏马比个不相上下。南北朝的豫章王萧琮,喜欢赤着脚在沙地里练习奔跑,双脚全练出厚厚的茧子,终于练出了“日行三百里”的强大功夫。“踏雪无痕”可能夸张,“踏沙无痕”却是追求。
 
 不过这几位牛人到底有多快?由于史料记载简略,后人也多是估算。比较“直观”的,当属南北朝时期北魏名将杨大眼,他曾经当场演示过“轻功神技”——找一根三丈长的绳子系在头发上,然后撒腿开跑,由于速度太快,绳子竟然在奔跑中成了一条直线,以至于“见者无不惊叹”。
 而在科技有限的古代社会里,拥有这样一身跑跳能力的“轻功强人”,也同样是稀缺人才。甚至还出现了专属“轻功强人”的工作——急脚递。以沈括《梦溪笔谈》记载,宋代的驿站,分为“步递”和“马递”,“步递”就是靠人奔跑。后来又有了要求更高的“急脚递”,必须得日行四百里的“轻功强人”才能担当。到了宋神宗年间,又出现了“金字急脚递”,即奔跑者手持红底金字木牌,跑起来更是如飞——能担当如此任务的,都是日行五百里的高手。
所以说,在古代能做这种“快递小哥”的,基本都有一身这般“绝世轻功”。
古代有轻功吗
 这种“绝世轻功”,究竟是靠修炼心法,还是靠天生“骨骼清奇”?当然都不是,大多数情况,就是靠练。特别是在古代军队里,对跑跳能力的训练,就是重中之重。战国时代的精锐军队“魏武卒”,基本要求就是能背负12石强弓长跑百里。而在更早的春秋晚期,当欧洲正上演“马拉松神话”时,纵横中国南北的吴国军队,就能够全副武装奔跑三百里后再宿营。而在汉唐宋等朝代,“走跃”能力都是对军队的硬核要求。
几位“轻功达人”是不够的,打造一支奔驰如电的铁军,才是战场上的制胜之道。
 典型的,就是戚继光的戚家军,这支抗倭英雄部队,其精华部分,几乎全由义乌等地的朴实农民矿工组成,几乎没有一人是“武学奇才”。戚继光对他们的训练也“朴实”,就是平日里负重拉练,逐渐增加奔跑速度,做到“一气跑得一里,不气喘才好”。比起武侠小说里各类“轻功心法”“神行百变”,似乎平淡无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