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觉得这个问题背后的逻辑是:男人自己受不得内心诱惑,怪罪于外界。比如古代士大夫要压制自己内心情朝涌动,专心读书治国平天下,就把诱惑的本体,即女性,描写成这个妖、那个怪。好像都是妖怪作怪,而非自己内心意志力薄弱。
 不过人到底是社会动物,没几个做到全然不在意外界眼光。所以,出门逛街穿性感初衷可以是“老娘爱”,然后在街上得到注意力后,下次再要穿性感加固注意力的潜意识也不是没有的(参考概念positive reinforcement)。可是这跟男生高中玩篮球;富二代用有大大H的爱马仕皮带没什么两样(打篮球的初衷是喜欢,而得到注意力打得更起劲…)
 就像楼主只穿运动Bra和短裤在外跑步(天热老娘就想穿运动bra你有意见?),结果瞥见老小侧目,虚荣心一时爆棚。可这一时的虚荣心并不能说明什么,也上升不到价值观人格的鉴定上。
 综述:作为旁观者想那么多、揣摩那么多动机干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