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能简单的用二元论。你的逻辑在于你认为一个事件当中只有一方是有错的,因此,犯案者明显有错,那么由于只有一方有错,所以另一方就是没错的。
 可问题是,谁告诉你在一个事件当中有且仅有一方是有错的呢?
 犯案者有错这就不必说了,对于穿短裙的女生来讲,选择穿这种衣物,你是否考虑到了场合?很多容易被偷窥偷拍的场合,你是否做好必要的风险防范措施,比如穿了安全裤,比如带了长衣服,必要时候可以遮挡,比如不要到很多人员复杂的地方………明知有风险,但没有做好必要的风险防范措施,也是有问题的,只不过情感上政治正确上,我们不用错去定义它而已。
为什么有些人对于女孩子被偷窥这个问题,觉得是因为女孩子穿了超短裙呢?
 另一方面,你认为犯罪分子有错是有道理的,但坏人并不听你讲道理。比如你遇到了坏人,你理直气壮的指出他有错,但问题是他如果跟你讲道理的话,他还叫坏人吗?而问题的关键是很多伤害一旦造成就不可逆。他有错没问题,抓起来给你道歉………心灵造成的创伤可以弥补吗?并不能。如果损失是完全可逆的话,那我也同意就抓住一方有错,然后让他弥补损失就完了。可问题是没这么简单呀。很多心理上的影响,一旦造成了他就算认罪伏法也没办法完全愈合。这才是我们一定要强调风险防范措施的意义。
 说到底大家是成年人,成年人为自己的言行负责。你一定要干一个事情就承受这样做的后果和风险。这是成年人行事的准则。属于你自己该控制的风险你不控制,单纯的强调是外力的错,没有意义。也不能避免损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