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微博女权,以及一切所谓“女权主义”本质上都是身份政治,这一属性决定了他们一定会近乎癫狂的四面出击为自己谋取利益,永远不可能脚踏实地的推进平等解决社会问题
 既然是以闹牟利,吃这碗饭就是要内卷的。谁的声音更大,观点更离谱,表现更癫狂,谁就能闹来更多利益,吸引来更多信徒。这种扩张策略使整个女权群体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蛊场,如咪蒙之类旁敲侧击打拳的初代意见领袖今天根本入不了大家的眼,连伯爵都被质疑忠诚了,现在的主流是直球骂xdz或者“男人垃圾”。长此以往,女权只会向着癫狂全速前进,知道迎来自己的末日。
 这种癫狂不是女权主义独有的,一切身份政治都逃不过这个规律。今天某些妄图用身份政治对抗身份政治的魔怔“反女权”者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——仇女,逆向民族主义和反利维坦的推墙派等不明成分满坑满谷,不少尚有理智的反女权者早被他们以“反拳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反拳”的原则除籍了。再这样下去他们也迟早灭亡,且我对此喜闻乐见,只想这一天赶快到来。
 不是微博女权越来越疯,是低学历群体在网络上越来越多,以至于掩盖了正常的声音,下图就可以体现。一个人如果没有接受正常的高等教育,她们仅仅依靠中等或初等教育,是无法理性地发言的,除非她们自认为理性,这是因为咱们的教育缺乏公民素养的培养,多为通识性知识的灌输。这就造成一个后果:劣币驱逐良币,坏的声音掩盖了好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