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,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,从来扯着嗓门]喊着要走的人,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,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。
 
而真正想离开的人,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,出了门,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 
后来我才知道,那些真正要走的人,吝啬得连说再见都觉得是浪费时间。
 
而那些嚷着说喂我要走了还一步三回头的人只不过是想你说一句,留下来好吗。